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,关注更多信息

你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研究动态 > 新闻详情

【展讯】快看,宋庆龄与中共开国领袖展呈现了哪些故事?

“永远和党在一起——宋庆龄与中共开国领袖展”特别从馆藏文物中精选十余件(套)珍品,披露宋庆龄与中共领袖的情谊,多数是首次展出。其中包括宋庆龄随毛泽东访苏的留影、宋庆龄致周恩来夫妇感谢帮助治疗皮肤病的英文信,宋庆龄与刘少奇子女通信及贺卡,宋庆龄保存的《朱德诗选集》等。

展览的另一亮点是四件活的文物:周恩来和邓颖超赠宋庆龄的石榴树、陈毅送的榕树盆景、彭真送的蓬莱松和廖承志送的铁树,它们从被赠给宋庆龄起,就“生活”在这个院子里,至今仍被养护得枝繁叶茂、生机盎然。

宋庆龄与中共开国领袖有什么故事呢?让我们一起来看文物、品故事。

宋庆龄撰写的《追念毛主席》底稿



1976年,是带给宋庆龄巨大打击的一年。她在给朋友们的信中反复诉说沉重的心情:“一年之内失去三个极好的朋友是巨大的悲痛,毛主席、周恩来、朱德他们就像我的兄弟。”当有关方面请她写一篇回忆毛主席的文章时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但这篇短文的发表,却经历一波三折。起初,她写好的文章被要求重写,宋庆龄很无奈。但一个月后,又让她“吃了一惊”:“在数月前拒绝了我的《追念毛主席》一文后,昨天下午打电话给我的秘书说,他们现在想要把这篇文章编进他们的回忆录!”她在给友人的信中回忆了这其中的波折,整个句子都打了着重号。这篇短文,是宋庆龄晚年为数不多的亲笔作品,而且是用中文直接写成,非常少见。要知道,她更习惯于英语写作,她的文章绝大多数是英文写作后译成中文的。

宋庆龄随毛泽东访苏的留影


195711月,毛泽东率领中国代表团赴莫斯科出席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活动。宋庆龄与邓小平、彭德怀、李先念、乌兰夫等随团出访。这是宋庆龄唯一一次与毛泽东一同出访。从莫斯科回国时,毛泽东与宋庆龄同乘一架飞机,飞机上只有一个头等舱座位,毛泽东坚持让宋庆龄用,宋庆龄推辞道:“你是主席,你坐头等舱。”毛泽东则开玩笑称:“你是国母,应该你坐。”在毛泽东的坚持下,宋庆龄乘坐了头等舱,毛泽东则与其他随行人员在外面的统舱里休息。从中足以看出毛主席对宋庆龄的尊重。

宋庆龄与刘少奇家人的往来书信及贺卡



19781227日,宋庆龄致信刘少奇子女,祝贺他们和妈妈团聚并勉励其不断进步。


19791223日,刘少奇的子女刘平平等4人致宋庆龄的信。




197912月,宋庆龄致王光美及孩子们的贺年卡。

宋庆龄与刘少奇一家的关系非常亲密。由于宋庆龄没有孩子,刘少奇夫妇特意嘱咐孩子们常去看望宋庆龄,让她多感受家庭般的温暖,孩子们也称宋庆龄为“宋妈妈”。“文革”中,宋庆龄对刘少奇因莫须有的罪名受到批判非常愤慨,她曾对罗叔章说:对刘少奇这样的老革命家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呢?因此“文革”期间宋庆龄仍然与刘少奇的子女保持联系。据刘少奇之子刘源回忆,他们多次写信向宋庆龄求助,表达想上学、想与母亲团聚的愿望,宋庆龄当时没做什么承诺,但后来他们的愿望都一一实现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那是宋妈妈在默默地帮助。

展览中展示了三件文物。19781227日的信写于王光美从秦城监狱获释后。从信的内容看,王光美获释后第三天,四个孩子就写信给宋庆龄报告了喜讯,宋庆龄马上回信祝贺。王光美与孩子们团聚一年后,又到新年之际,四个孩子写信给宋庆龄,告诉宋妈妈他们的最新情况,信是从王光美所工作的社科院外事局送出的。信的字里行间蕴含着两家人相互关怀的浓浓情谊。

宋庆龄致周恩来夫妇书信的中英文底稿



1973620日,宋庆龄从上海返回北京。当天她就写信给周恩来夫妇,感谢他们帮助她治疗皮肤病,并赠送从上海带来的土特产品。信中所指的神经性皮肤病,是一直困扰宋庆龄的慢性病:荨麻疹,这次病痛持续将近两年,起因是大夫在她发烧时开了土霉素,她两天之内服用了24粒,导致严重过敏,诱发皮肤病。她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,两年都痒得不能好好工作,每天要擦油膏。为了排除体内余毒,宋庆龄只好回上海打血管针。1973118日,治疗过程中皮肤出血,上海市委迅速将情况报告周恩来。周总理马上派两位北京的医生到上海会诊,并亲自指示:药量要小,中西医结合,注意观察,致以问候。据秘书杜述周记载,到210日,宋庆龄的皮肤病基本治愈。为感谢周恩来和邓颖超,痊愈后的宋庆龄刚抵京就将带来的礼物赠给二人,表达感谢之情。

宋庆龄撰写的《怀念周恩来总理》底稿


周恩来逝世后,《中国建设》杂志向宋庆龄约稿,希望她写一篇纪念文章。为什么是《中国建设》呢?因为这个杂志是在周恩来的建议下创办的,得到了周总理特别的指导和关注。但当时宋庆龄皮肤病复发,难以动笔。爱泼斯坦写信给宋庆龄,恳请她如果身体好一些,尽量动笔来写,并提出,他会尽所能提供帮助。宋庆龄“尽管得了重感冒,眼下身体很不好,也还是决定试试”。最终宋庆龄完成了这篇文章,她写道:“我尝试写了我所知道的总理——其实别的一些人对他的了解要比我多得多,他们多年和他密切地生活在一起。”在修改这篇稿子的时候,有一处令宋庆龄非常犹豫,她在给爱泼斯坦的信中写道:“我在通读这篇稿件时想到,说‘周恩来时常来看我’,这是否明智?尽管这是事实,但听起来好像我在吹嘘自己。”最终,文章中改成了这样的表述:“四十年代初期周恩来在重庆曾为了我的工作问题来看我”。

四件“活文物”:中共领导人赠送宋庆龄的绿植


周恩来和邓颖超赠予宋庆龄的石榴树


陈毅赠予宋庆龄的榕树盆景


廖承志赠予宋庆龄的铁树


彭真赠予宋庆龄的蓬莱松

这些绿植一直被工作人员精心养育至今,具体赠送年代已经无法考证,很有可能是19634月宋庆龄迁入后海寓所后收到的乔迁贺礼。它们是宋庆龄与中共领导人友情的见证,至今仍然枝繁叶茂、生机盎然,每天迎接八方游客。